今晚又做面包,准备很充分,过程很曲折,历时3个小时,还在等待二次发酵。再有十分钟就可以送入烤箱,烘焙25分钟就可以出炉。
  这几天的日子是纷乱的,暴雨袭击了我的城市,古老的卧牛城,在暴雨洪水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。微信的朋友圈,时时推送各种让人揪心的现场,还有令人温暖的救援。大灾之中有大爱,每次遇到灾难的时候,我们都会默默的祝福灾区的人们挺住,这次轮到我们了,我们也一定会挺得住。
  7月19日,气象台发布了暴雨红色预警,令人震惊的红色预警。晚上的时候,下了一天的雨已经呈现出暴虐的凶猛。站在阳台上看去,铺天盖地的雨幕伴着偶尔滚滚的雷声掩盖了天地。几十米外的马路上看不见任何车辆,昏黄的路灯下,路面是一片汪洋,水流急速的从西往东奔流。耳朵里哗哗的雨声急速而绵密,没有了平时听雨声的那种宁静,在天地间都是这种哗哗的声音中,心情是惶恐和焦躁的。
  7月20日凌晨的时候,我手机的短信接到了单位机房停电的报警。马上联系单位值班室和部门领导,确认是单位泵房跳闸引起。还得知了一个消息,公司全部的领导都在单位指挥防汛抗洪。在焦急的等待过程中,我甚至做好了远程关闭服务器的准备。十几分钟之后,接到来电的短信,心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
  然后到了白天,各方传来的消息越发糟糕,西部山区和东边县域的许多的村庄被洪水冲过,道路断了,通讯断了,还有人员的伤亡。我给老家的表哥打电话也打不通,心里有着不安的担心。单位的各个机构在非常时期高效的运转着,我们的抢修队伍奋战在风里雨里,修复被损毁的管道设施;我们的微信工作群通过各种媒体把供水的权威官方消息发送出去,安抚群众,辟谣解惑。
  昨晚的睡眠很有意思,也许是心里想的事情太多,忽然觉得自己快成精了。临睡前,在QQ空间里看到有人发了一篇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晦涩难懂的经文我居然很有耐心的看完了,而且看明白了。
  睡觉的时候应该是睡着了,可醒来的时候梦里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。梦里回到了老家的村子里,村口的大河是我小时候的样子,满满的河水,老屋房后幽深的水边树丛,是我一直想探秘的地方。
  更加可笑的是,我居然在梦里想起了《吉檀迦利》。高中时从图书馆借来一直没有归还的,曾一直摆在我的书架上,后来搬家找不到了。“离你越近的地方,路途越远;最简单的音调,需要最艰苦的练习。”记得这句话高中时跟一个小师妹故作高深的说过,梦里又想起来了。
  越发的相信人的大脑是储存所有记忆的,但打开这些记忆却不由你来控制。选择性忘记是来自肌体本能的自我保护。我们总要走向未来,满满的记忆是任何人也无法背负的重担。往前看,明天会更好。
  刚才和面的时候,电视里刘涛演唱《为你我受冷风吹》,一下子又让我想起林忆莲,年轻的时候有段时期很迷恋她的歌,《伤痕》的MV不知看了多少遍。许多年过去,词是旧词,歌是老歌。
  “我会试着放下往事,管他过去有多美……”
  面包烤好了,这次的作品不错,金黄焦脆,满屋子又是弥漫奶油的香。明早,小童又可以吃到我做的面包。
  在未来,如果有天忘记了曾经,告诉自己,我们相忘的地方,也叫江湖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