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mexport1517130364810.jpg

去北京看望刘老师的计划,很早就定下了,从前年她老人家迁居北京就想着去探望。总是事情耽搁,一拖就是2年。

夏天的时候,刘老师给我打电话聊家常,那是7月份。想着去看她,却因7.19邢台几十年一遇的洪水而忙碌。临近年底,才得闲跟张军一起到了北京。

上午10点的高铁,中午12点到西客站。考虑到老师年事已高别影响了午休,我便电话里跟她说下午3点多到。见面聊天得知,老师知道我们要来,就没有午睡,心里有着隐隐的心疼。

好久不见,我跟张军都笑着要求跟老师抱抱,在她面前,我们永远都像个孩子。

老师开心的带着我俩看她的房子,阳光从窗外洒进来,明亮而温暖。室内整洁,墙角的绿萝枝叶翠绿,房间处处透着温馨,如她一生的风格。

我们常说,善良的人,运气一定不会差。老师住的房子跟二女儿和四女儿距离非常近,走路才十几分钟路程,在偌大的北京城,极为难得。

开心的说话,聊着家常,跟从前一样。我们之间这样的说话已经有二十多年,从高中时代开始。每年过年去老师家拜年是件很开心的事情,跟张军结伴是最多的。

老师对我俩的家庭情况很熟悉,记性也好,对孩子们的学习情况问长问短。她记得我们每个人的家人,对我父亲的去世遗憾不已……

老师是北京人,大学毕业时因品学兼优,一个人被选分到河北教育最薄弱的地方……在邢台一待就是55年。

老师有微信,会用Ipad,微信的名字是女儿们给起的,叫刘妈妈。

时间缓缓流淌,夜色降临,暮色从客厅的窗外透进来。时间可以停留该有多好?

晚饭时分,刘妈妈带着我俩到附近最好的饭店合川酒店。吃饭的时候,我们还让服务员帮我们照了合影。

刘妈妈住的地方离鸟巢很近,公交才几站地的样子。夜晚天凉,我们打车过去,远远的就看见鸟巢附近的玲珑塔,颜色不停的变换,红蓝青紫如七彩珍珠,闪亮在清冷的夜空。

北京冬天的夜还是挺冷的,虽然今天天气晴朗。我一直担心别把老人家冻着。

可刘妈妈一点都不像78岁的老人,开心的带着我们在奥林匹克公园里游览,给我们讲她都带谁来过。她说一直没觉得自己老了,也没觉得已经78岁,那么多的学生来看她,她觉得自己还是几十年前教书时的样子。

赠人玫瑰,授人以渔,您心怀美好,岁月眷顾,怎能会老?

“这儿是玲珑塔,照相的时候要等待七色光全亮的时候最好看……”;

“那儿就是鸟巢,那个蓝色的是水立方……远处的那个是大钉子……”;

这是我第一次夜晚的时候来看鸟巢和水立方,历史的厚重与现代美的结合构成了京城独特的气质。

夜色如水,璀璨的灯光照亮脸庞,远处奥林匹克塔的霓虹如银河乍落。
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”2016最难忘的夜,就是今晚了。
刘妈妈,愿我们在未来的时间,常相聚,还要拥抱,还能茶话尽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