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20180127_213105.jpg

足不出门的大年初一,在家里胡吃闷睡,听不见鞭炮声,年就这么过了。

电视里的有个广告,纯甄?喝了都说真话,其中有个小女孩儿大喊:我真的不想写作业。我问小童,你呢?他说:我也真的不想写作业!好吧,真的是真话,都从学生年代走过来,喜欢写作业的都是妖孽。

上午小童张罗玩儿斗地主,我跟他小姑和他玩儿。真的是玩钱的,小家伙收了红包,暂时有钱了。想着要是把钱再给他赢回来,他会是什么心情?

孩子就是孩子,心灵单纯,契约精神比大人要好得多。他小姑的最后一把出了三个炸弹,我一看,把牌一扔说不玩儿了。小童认输不赖账,说输就输了呗。眼看着不能一哄而散,我就继续欠账玩儿。。。。赢钱的念头算是断了。

晚饭时间,小童睡醒起来找吃的,我切了半盘牛肉,童妈去做面条。我拿着牛肉啃着,告诉小童,古人侠客到酒铺里,一盘都是切二斤熟牛肉,再沽二斤酒,就算一顿饭了。

逗他,我:要不要喝点儿?
小童:不喝。
我:你们同学有喝酒的吗?
小童:有啊,我们聚会的时候喝。
下巴掉了一地,继续聊。
我:你也喝?白酒?
小童:恩,我们喝啤酒。
我:男生女生都喝吗?
小童:是啊。
。。。。。。
我:陪我喝两杯?
小童:不。

想起了我当年,老爸说我在外面喝的昏天黑地,在家里却是人模狗样滴酒不沾。

小伙子长大了,不再是我眼里的小家伙。成人世界里的种种他都在慢慢沾染,无所谓好与坏,只是过程,成长的过程。

希望他能避开这个世界黑暗的东西,远离伤害。前几天看电视时跟他说,多看《今日说法》,对传销诈骗等等有基本的心理防备。

饭后,小童跟同学约好去七里河,我提议开车送他过去,他不同意要自己骑电动车去。苦口婆心晓之以情动之义理的告诉他天有多冷,被无视。自己骑车走了。

年,孩子小的时候是我们带他过年;渐渐的,孩子大了,是他过他的年,顺便陪我们过年。

年长一岁,心长一层,渐渐明白,父母当年对我们的呵护与期盼。过往的是岁月,留下的温暖。

发表评论